tia

从一个男友粉的角度看这段是这样的
诶呀,我们俊俊恨嫁了!!!
别急,我这就来娶你

柬埔寨天团真感情~我认证了!话说hrgg你真的不要个电话么,不要个电话怎么方便约吃鸡呢

可以的,董凯这种冷到北极的cp居然也有糖可以磕,开熏

宠爱~小美人:

哈哈哈哈解忧发布会小恶魔组的强吻戏码笑哭了哈哈哈

明明应该很苏很刺激的设定,为啥被他俩弄得像呆萌哈士奇扑向受惊小猫咪哈哈哈,萌萌哒

我们宝宝都要吓出框了哈哈哈哈><

以前家族综艺宝宝被问:有人要强吻你怎么办

宝宝淡定的说他会讲道理,讲不通就跑。。。

结果发现其实被强吻根本来不及讲道理哈哈哈哈

小恶魔组的糖都巨甜>< 

发布会我们俊俊太好看了><小董各种逗哈哈

 

图cr:左下角
嗯,好的呗

诶,没成年不能看,好的呗,我们小董笑得一脸懂的样子




http://video.weibo.com/show?fid=1034:4da5da02f5101a3081bc60512c944a03

我为什么要在全线be后突然想要入一股练习生的坑吖😭😭😭

画地为牢囚我心:

没什么,就是怀念一下曾经糖最多最大势现在连糖都要去抠的一对

Chasing

又翻到这一篇了。。鑫凯真是肥肠好吃啊

NGC 2237:

犹豫再三还是正经点打tag,注意避雷!!!看清tag!!!
全都是想象 请在非现实里徜徉!!not real!!!


 

 
要不是出来溜达的缝隙被要出去吃夜宵的工作人员随手塞了个纸袋让交给wjk,dcx一定不会主动跟师哥有什么单独接触。
师哥们不是吃人的怪物,但对后辈来说终归还是有距离感,哪怕几年前就彼此认识了,在节目里时不时一起玩游戏,现在还跟着师哥们的一块走行程,也不能像跟同期生那样随意,介于不陌生和不亲密之间。
 
dcx来到wjk的房间前,才轻轻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师哥?”
dcx忐忑的轻叫了一声,没回应,担心没关门会不会有什么状况,还是推门进去看了看,结果看到裹着浴袍的wjk趴在床上,像是睡着的样子。
这有危险吧?开着门就睡,万一乱七八糟的人进来多可怕。
“师哥?”dcx走过去又小声的叫唤了一声,好像没动静,看起来屋子里也没出事,就想放下东西快点走。
并不是wjk给他带来什么压迫感,过往几年他知道这个师哥是很好相处的,只是少年的那种对前辈的崇拜感在心里作祟使得他很紧张。
  
刚把纸袋放到床头边的柜子上,就看到wjk一只手伸出床边晃了晃,像要握住谁的手的样子。
但也许只是想要抓什么,但dcx鬼使神差的蹲下来把手伸过去握住了,大概是房间里充斥的wjk沐浴后的香气让dcx脑袋有些不清醒。
触碰到的瞬间,wjk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握了,只是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不像别的男生手那么硬,要软一些,也不像女孩子,虽然dcx也没摸过哪个女孩子的手,但这是wjk的手才有的触感,一时之间dcx有点失语。
wjk脸蹭着床,眼睛都没睁开,声音懒洋洋的说:“再慢我就睡死了……………嗯?”捏了捏握住的手,顿了一下,又捏了捏。
被捏一下dcx的心猛跳一下。
接着wjk才抬起头顺着手看向人,慢慢聚焦视线,眨了眨眼。


“xin?”
 
此刻的wjk睡眼惺忪,脸因为压在床上红扑扑的,懵懵的表情特别无辜,而领口大开的浴袍里…………穿着黑色背心。
dcx从没见过wjk这么毫无防备又慵懒可爱的一面,都不知道自己忘记动作了,直到耳边另一个声音响起。
 
“dcx?你怎么在这?”
一抬头对上走进来的wy,脸上挂着疑惑天真的表情,以及几乎不可见的稍纵即逝的阴霾。
 
 

 
wy看着从床上坐起来还打着哈欠的wjk,想到刚才那个白净的小师弟看到他之后很慌乱风一样的逃走,心中顺气了点但也不是很顺。
他知道wjk就是这样,有时候喜欢单音节的叫人,叫qx就叫xi,叫他叫yuan,可那一声xin让他神经抽了一下,还是牵着手叫的。
他们跟后辈之间一直没什么像这样单独的交集,而且那小孩跑什么?怕什么啊?搞得跟被抓包一样,他再来晚点是不是有什么不能预知的发展了啊?!
 
“你们牵什么手啊?”wy也不怎么掩饰他不好的脸色。
wjk不太清醒,揉揉眼睛答非所问的说:“刚做梦听到人叫我师哥,还以为是小时候的你。”
“我那时候可爱多了,而且现在也特别可爱。”wy不冷不热的回嘴。
“不是你的手……”wjk懒洋洋的声音和拖着的腔调听起来像撒娇,停了一下,说:“我哪知道不是你……牵你多顺手。”
话不太连贯,wy还是听懂了wjk认得出他的手这件事,表情缓和了些,心里很没骨气的美了一把。
“太慢了,”wjk皱着眉迷糊着脱浴袍,“不玩了,我接着睡。”说着就倒下去,游戏什么的都抛在脑后,目睹脱衣全程的wy很干脆的爬上床说:“那我今晚跟你睡。”
wjk用鼻音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直到听到均匀的呼吸声wy才轻巧的从背后抱住wjk,把手覆盖到他手上握住,好像这样这手就只有自己的痕迹。
今晚的小插曲就让它奏响一时再永远沉寂吧。
 
而第二天的情形给了wy一记闷棍。
wy原本坐在车里玩手机,久久才抬头看一眼车外,却瞥见不远处wjk在跟昨晚那个小师弟咬耳朵,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小师弟的表情,有点害羞笑得腼腆的表情在阳光下特别刺眼。
他抿着唇,没有拉开车门。
 
 

 
dcx走到wjk旁边时,他正从工作人员那里要相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在wjk把伞往边上一递时dcx很自觉的接过来为他撑着。
wjk抬头看看他,突然握住他的手,有点不好意思的凑到他耳边说:“昨晚认错人了,不过——”又拉开了距离,笑笑的看着他,“现在没错,是吧,xin?”
大太阳下,即使挡着伞,wjk眼里也亮晶晶,虎牙也亮晶晶,灿烂的笑意通过牵着的手直直传入心口,一阵激荡。
尤其是那个单音节,在心里来来回回的荡,荡得dcx心跳不已,昨晚他就因此没睡好,今天看来仍然不能适应。
dcx的笑跟随wjk的笑挂在脸上,但他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管理还好不好,而wjk已经放开了他的手,玩心大起的要给他拍照,他赶忙回过神来把伞递到工作人员手里,很配合的看起来跟着wjk的节奏有模有样的开始摆造型,但心里早就乱七八糟。
他本来就是比较被动,情感丰富有点浪漫但放开比较慢的性格,面对wjk这种单刀直入的大方坦率有些招架不住。
但清楚的是,他跟wjk的距离突然就拉近了,像这样两人一起看着相机一对一的说说笑笑,是他之前没想过的,好像打破了结界,解除了咒语,中了彩票……之类的吧。
 
dcx就任由wjk一口一句“这抓的不错,再来一张”“这角度不够,再来。”“多来几张。”在耀眼的阳光下度过了与wjk亲近的魔法时光。
直到wjk重新进入拍摄,而练习生们也有公司安排的小节目要录时,dcx才离开能看到wjk的范围回到室内。
 
wjk呼出的热气好像还停留在耳畔,dcx垂下眼帘,摸摸耳朵,真的很热。
 
这个为期几十天的拍摄行程,好像是礼物。
 
 

 
这个为期几十天的拍摄行程,好像是灾难。
一切都只是个开始,那个小师弟,dcx,突然跟wjk熟起来了。
 
wy来到wjk房间里,还以为进错门了。
这边wjk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打游戏,那边dcx在给wjk喂饭。
……喂饭。
…………喂饭?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wjk有时候玩游戏起劲的时候保镖助理化妆师都给他喂着吃东西过,少有时候wy也给喂过水果,但wjk有时有些莫名其妙的坚持,比如在他和qx面前逞强要有个长辈哥哥样,就不要他们做这个事,这个dcx算怎么回事?
dcx看到他就笑笑,就是那副规规矩矩很有礼貌的说:“wy师哥好。”
“哎哎,来得正好,我马上打完这局了,”wjk眼睛也不抬,又从dcx递过来的勺子吃了一口,“等会你跟我联机!”
wy心头的火噌噌的烧,面上还是笑眯眯的应声,想过去把饭盒拿走,dcx眨巴着眼看着他,大概明白了他的意图,乖乖的把伸手就要递过来。
“好了!”wjk手机一丢,把饭从dcx手里拿过来自己吃,“wyer,我跟你说,刚才那把我这把赢得超——帅!”又转头对着dcx,“我前几局也特别帅是吧!”
看到dcx认真的点点头,wjk得意的向wy扬了扬下巴,像吃到鱼的猫,而dcx有点闪躲的朝wy这边看了几眼,对wjk说:“师哥,那我先走了。”
“嗯?嗯。”wjk朝嘴里塞了一大口饭。
看到dcx又是藏不住的慌张跟逃一样的离开,wy眼睛里的火花噼里啪啦的炸,炸得青筋暴起。
可是表面依旧波澜不惊。
  
“xk,”wy用他特别擅长的天真模样问:“dcx好像很怕我?”
“他比你小时候还怕生。”wjk口齿不清的说着。
“……你很了解他?”
“我哪知道,我是了解你。”
好了,又是这样,wy又被顺了毛。
 
wjk好像永远听不出他话里的话,隐藏的情绪,但总能让他受到安抚,感觉像是被人捏住了七寸,被人发现了罩门,不光是心情,连命都被握在别人手里。
握在wjk的手里。
wy认命了,但又很恼火。
本来只是他跟wjk之间的事,之前qx的出现就让他捏了一把汗,好在wjk跟他貌似没什么火花,好几次wy都要脱口而出自己的感情,又生生咽回去。
这个dcx到底怎么回事?一起录节目没熟起来,在公司碰面不少没熟起来,怎么一个晚上就什么都变了。
wjk看起来很随和,但实际上很有原则,不是谁都能给他喂东西的。
莫名其妙。
 
“……我头好痛。”wy没接wjk的话,眼一闭往床上一躺,wjk过来摸额头还说了什么他一句没听,“xk你给我按一按嘛。”
wjk完全不明白wy突然的转换和撒娇,但还是把饭放下给他按摩太阳穴。
不知道wjk是不是对dcx也这么纵容了。wy不由自主的想,感觉好像头真的很痛,心也是。
 
 

 
对dcx来说,wjk不再只是远在眼前的前辈了,变成了可以亲近的生动活泼的,每次都让他心跳加速的存在。
但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了wy对wjk的不一样太不一样。
他也没跟wjk有多少次单独亲密的接触,几乎每次wy都会出现,只要wy一出现,他全身上下动物的求生本能就给他疯狂敲警钟,让他赶紧远离。
而同样,wjk对wy也跟所有人都不同,他们两个就是“彼此是唯一特别的存在,有谁再出现都一样”。
太明显了,唯一不明显的就是关系了,当然是指外界流传的从来没有得到确认的那个关系。


没在镜头下,三人和后辈们开始玩不知道谁提议的酒桌游戏。
就是大家用嘴吸住纸,一个接一个传递过去,谁掉了谁输,输了得罚。
wjk跃跃欲试,他最不怕这种大家都别扭的so no face的游戏,当年的吃辣条传吸管比起这个真是小儿科了,来就来啊谁怕谁。
这回大家是乱坐的,不需要按身份来排位,dcx自然是在wjk旁边,另一边却出乎意料不是wy,对此wjk当然不允许,他跟wy一直就是搭档着对抗玩游戏,早就养成跟wy一决高下的习惯了,什么游戏都一样。
结果是wy欲言又止妥协的坐到wjk旁边。
这个反应让dcx疑惑的同时也有点明白,没得细想游戏已经开始了。
 
dcx吸住纸刚转头回来就被wjk强势进攻[亲]上来,还没心速爆表的dokidoki,后者迅速用力把纸一叼就扭头要跟wy来,wy的别扭和躲闪没藏住,终于要叼过来的时候纸掉了,大家起哄要来真心话大冒险。
“师哥有喜欢的人吗?!”
“师哥谈恋爱了吗!?”
既然没有记录存档后辈们就没什么顾忌八卦起来,wjk也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dxc安静的看着两人的神情变化,看到wy没看wjk,笑了笑说:“没有啊。”
后辈们发出失望的嘘声,wjk打圆场的说:“你们wy师哥要是有我早就知道了,行了啊继续。”
“我去厕所。”wy站起身,dcx好像看到他朝自己瞥了一眼,好像又没有。
大家还是能感觉到离开的师哥好像有些生气?
但很快游戏又继续了,直到结束wy也没有回来。
 
 
后来晚些,dcx进来房间的时候,wjk刚削好橙子,看到他进来就掰了一瓣。
“张嘴。”
dcx就乖乖走过去,wjk把这瓣塞到他嘴里,也掰了一瓣自己吃,边吃还边直勾勾盯着dcx的脸。
看了一会儿,wjk突然捏住dcx的脸,戏谑的说:“看来我下口也没很重啊~”
如果此时wjk看着dcx的眼睛,一定能看到瞳孔放大亮闪闪,就像他心里塞了一堆烟花爆竹被一同点燃全是火花。
dcx也记不清他们隔着纸[亲]了多少次,他脑袋被心跳跳浆糊了。
 
但wjk跟wy的关系在dcx的脑子里逐渐清晰,或者说,不那么清楚但该明白的明白了。


不在同一起跑线,但谁也没拿到终点的彩带,不是吗。


 

“好看么?”
“好看”
“你的帽子超好看”
“还会有更好看的”


这个剧大概是校花童童和他的追求者们的日常🌝